新笔趣阁 > 科幻·灵异 > 永不下车 > 第二二二章 职级
听书 - 永不下车
00:00 / 00:00

+

-
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
第二二二章 职级

投推荐票 /    (快捷键:←)上一章 / 章节目录 / 下一章(快捷键:→)    / 加入书签
    他想知道的是,AI,计算机,智能化系统,这一切事物的理论极限,究竟是怎样的。

    是终究无法超越人,超越人的思想,人的智慧,还是仅仅因为这一切目前仍依赖人去创造,因此而带有某种与生俱来的属性,进而被禁锢,被束缚,无法发挥那远超碳基生命物理极限的强大力量。

    这一渴望,单凭空想是无法填补,他知道自己必须学习更多,理解更多。

    但直觉的判断又是什么呢。

    生活规律,工作努力,进入IBM的几个月试用期,直到西历1479年的元旦之前结束,方然的表现一直都比较稳定。

    工作中,他没有表现的像个天才,也没有表现出任何的难以胜任。

    循规蹈矩,至少在表面上如此,托马斯*安生获得的评价是“乐观、积极,创造性有待发掘的可用之才”,这正是方然想要的。

    在人才济济、想必同类也会扎堆的IBM,尤其是在涉及人工智能、自动化体系的研究中心,用不着刻意寻找,他也能从每一天的工作和生活中,嗅到隐约的危险气息,在这里崭露头角甚至大出风头,风险是不言而喻的。

    另一方面,表现的太过平庸,当然也有各方面的负面影响,譬如迟迟无法进入“阿尔法”组参与更核心、更有挑战性的工作,而只能蹲在“贝塔”组当算法设计师和测试者。

    职级的提升迟缓,也会反映为薪水的多寡,托马斯*安生的评定级别为21+,算是一般情况。

    西历1479年到来时,二十六岁的年轻人第一次拿到正式员工的报酬。

    扣除联邦社会保险和401K养老金,接近14,000马克,这数目在研发中心只是下游,却已经超越了百分九十六的联邦雇佣劳动者;通过ASA抓取到这一数据,方然便心生感慨,他分明从中看到了剥削的存在,却也无能为力。

    14,000马克,说少不少,在食宿免费的研发中心上班,若没有其他开销,三个月就能买得起一辆外表光鲜的Tesla_Model_3。

    但是和一名员工为企业创造的价值相比,14,000马克,又是那样的微薄。

    资本主导的利益分配,博弈双方,地位与态势完全是一边倒,分配的结果也就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方然呢,并不太在乎每月能拿到多少钱,虽然按他的计划,位于科罗拉多州的三号避难所最好尽早开工,倒也不急在这一时。

    和积攒马克相比,每天都做一些功课、在内部网络潜行,逐渐细化研发中心的三维地图,掌握包括物资、设备与传感器在内一切元素的具体情形,才是身为永生追寻者,在周遭环境尚不十分明朗时的当务之急。

    每天循规蹈矩,做好自己的分内工作,同时暗中布局,方然很适应这样的节奏。

    但在某人的眼里,这样的表现却不是一个好现象。

    西历1479年初秋,进入夏洛特研发中心的第二个年头,正在工作室里调试程序、等待智能分析模块响应的方然,被一通内部讯息呼叫到负责人办公室。

    肯*汤普森,走进办公室时瞥见了一眼,方然就表现的挺紧张,继而看向左右。

    安全,时刻都要提防风险,负责人没有通过内网交流渠道、而是请他来办公室,这让警惕性很高的年轻人略感不安,虽然在前来的路上,他查看过网络嗅探程序的反馈数据,并没有发现什么反常的情况。

    理论上,仅仅是理论上,倘若他一进门就面对黑洞洞的枪口,一切就全都付诸流水;

    但万幸也仅仅是理论,IBM里的永生追寻者恐怕不会少,但,里面出现随便杀人、不计后果的精神异常人士,概率应该就极其渺小。

    一边思考,一边看向四周,安生的表现很像是在局促。

    见此情景,肯*汤普森拍了拍沙发靠背,让来者坐下,然后问他要不要喝一杯咖啡。

    “不,谢谢您;

    我已连续看了快三十小时代码,今天忙完,想好好的睡一觉。”

    其实这种有损健康的事,怎么可能做呢,方然岂但是不想喝咖啡、宁可选择苏打水,昨天晚上也和以往一样按时睡觉,只留下ASA3.0在维持熬夜工作的假象。

    反正IBM在夏洛特中心的内网,监控体系里已经有了他做的手脚,不论怎样调取传感器数据,或者查看红外线监控网络,也没人能戳穿他的谎言,这是身为“宅男”、“码农”而进行的伪装行为之一。

    说者无意,听着倒是有心,汤普森下意识的摸了摸秃顶:

    “你经常熬夜吗,托马斯。”

    “有时候会,虽然现在有了AI同步管理,我们和测试、验证环节的衔接仍然有一点瑕疵,连续作业是也为了赶进度。”

    熬夜,拖延时间,项目进度延期,在IT领域简直就司空见惯,这并非是上线一套高度智能化、具备全局配置与协调能力的“人工智能项目版本管理系统”就能缓解,更不用想将其彻底解决。

    “是这样吗,看来,AIG_5的成果只能说凑合;

    今天请你过来面谈,恩……是想交流一些看法,并没有严肃的公务,我希望这是一次轻松愉快的交谈。

    托马斯,对进入‘国际商用机器’以来的表现,你会怎么评价?”

    例行公事,听到肯*汤普森的问话,方然的第一个想法大抵如此。

    不过他很快意识到,倘若这只是IBM内部的例行流程,直接走网络渠道即可,时间宝贵,负责人没必要特意叫自己前来。

    那该怎样回答呢,开口前,方然十指交叉、扬起眉毛思考了片刻。

    他可没有在揣摩上意,在崇尚实干的IT领域,这毫无必要,而是在斟酌其中的风险。

    短暂的几秒钟时间里,大脑转的飞快,方然没想到自己在这一段时间会露出什么马脚,他舔了舔嘴唇:

    “这份工作,恩,其实比较缺乏挑战性,但作为新手,我也没有感觉到游刃有余,所以眼下还在努力学习、掌握,和小组成员的交流沟通也很愉快。

    还有,我个人挺喜欢这里的氛围,特别是免费的STEAM。“
投推荐票 /    (快捷键:←)上一章 / 章节目录 / 下一章(快捷键:→)    / 加入书签
X
Top